社会工作专业扶贫活动反思

深圳新闻头条网文章导读:【社会工作专业扶贫活动反思】社会工作专业扶贫的发展,需要专业人士扎实的理论知识和丰富的实践经验来具体完善扶贫模式,也需要扶贫相关方的支持和共同努力。专业扶贫,我们...

文/中共吉林省委党校社会工作研究生 胡晓蕊 靳一青 余晓庆

 

2019年4月23日,中共吉林省委党校MSW教育中心组织社会工作专业师生走进教育扶贫点,以国家级贫困县—松原市长岭县大兴镇第一中学一年二班的同学为对象开展了一场教育扶贫活动。服务对象正处于青春期并且多是住校的留守儿童,且日常接触的主要人员是同学、老师和家长,面临的最主要问题便是如何学会沟通、正确表达自己的想法。综合考虑这些现实因素,社工在设置小组时将属性定位成教育支持性小组,共设5节活动“拍7令”“抢占领地”“传声筒”“坐地起身”“心愿漂流瓶”,旨在让同学们在游戏中通过和同伴的交流互动得到沟通技巧性教育,建立起同伴支持系统,更好地成长和生活。活动的顺利进行给社工带来的不仅是身心上的成就感,更有专业知识上的沉淀。

 

一、服务的框架设计与流程规范性的再思考

不可否认,活动的主题契合了大部分青少年学生在身心发展过程中面临的主要问题,这是活动主题选择的主要考虑因素。但是在社工和当地老师进行交谈后,发现班主任、校方希望开展心理辅导相关的内容。所以在以后的活动开展中,利益相关方的想法应在下一阶段或者其他的扶贫活动中得到重视,比如班主任、校方领导和扶贫地政府对青少年教育扶贫问题的认识和期待等。活动中,预设五个环节的依次推进得到了很好的彰显,每个环节时间的长短和衔接比较到位,这是值得肯定和延续下来的,当然这也得益于社工们的提前演练。尽管如此,在实务开展中的角色转变上,社工在初期领导者、组织者的角色扮演的很好,但是鼓励者的责任并没有完全彰显,究其原因有两点:一是社工作为新手,在第一个活动中的紧张情绪影响了鼓励者角色的完全发挥;二是社工和组员们的陌生感强。

 

所以在以后活动中,第一个环节的设置一定要在社工有充分心理准备的情况下,再开展能够迅速拉近距离的活动。社工中期的协调者和引导者角色在本次活动中做的很好,能够严格的把控时间、引导服务对象进入和开展活动、协调各个服务对象的行为和情绪,使活动流畅和谐的进行。随着活动进行到第三、四个环节,小组发展到成熟期时,社会工作者的控场能力和预定小组规则面临着巨大的挑战。一方面许多小组角色已能被组员自己承担,他们希望自我管理和自我决策;另一方面社工需要限制活动时间,活动中出现了小组成员不重视时间设置进而造成了场面混乱的情况。在以后的活动开展中,社工一定要注意成熟期角色的界定和小组规则的再明确化。总体来说,小组的运行相对流畅,小组成员能够积极参与每一个环节、并积极和他人沟通分享,小组达到了预期的成效。

 

二、对已完成的服务的过程与手段的再思考